欢迎访问尘王溺宠,强娶俏王妃 您还没有 [ 登录 ]

尘王溺宠,强娶俏王妃_倾国俏王妃全文免费_奉旨三嫁赖上神秘王妃_渣王作妃

时间:2017-04-27    阅读:0 次    来源:尘王溺宠,强娶俏王妃
作者:女子严重走光

尘王溺宠,强娶俏王妃导读:摩纳哥玫瑰舞会成Chanel高定秀? 公主王妃拼美。尘王溺宠强娶俏王妃。

264 小尘尘带上我,

舒乐乐就这么胡思乱...想着,一会儿自怨自艾,一会儿埋怨宁逸尘;一会儿想他,一会儿又骂他几句,不知不觉中,居然就入睡了。这一睡,便是忘了时间,连宁逸尘启程出发,她也浑然不知。宁逸尘立在她门外,很是站了一阵,举起手想要推门,却终是垂下来,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了。他吩咐酸枣儿和木兰等人,“仔细侍候王妃,若是少了根头发丝,本王也唯你们是问!”他翻身上马,带着几个亲信,扬鞭往蒙城的方向而去。舒乐乐一觉醒来,酸枣儿就甩给他一个幽怨的眼神,“小姐,王爷走了,这下你该满意了吧?”“什么?他走了?”舒乐乐翻身就爬了起来,“他为什么不来见我?”“他来过了,站在门外呆了好大一阵才离开的。”“那他倒是进来啊!这混蛋!走了多久了?”“已经两个时辰了。”我勒个去!岂不是不管如何快马扬鞭都追赶不上了?她和小尘尘,真要分开了吗?舒乐乐颓然倒下,闭上了眼,“别来理我,让我一人安静一会儿!”待酸枣儿出了门,她立刻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,迅速换上男装,揣了大把的银票和散碎银子,然后再拿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在靴子里,从窗户口悄悄跳了出去。桌上,是她留给酸枣儿的一张纸条,“我找无双去了,晚上回府。”到了晚上,她应该到了很远的地方了吧。不过,这幽然居,她还是要去一趟的,某些事情,需要好姐妹的帮助。“无双,把你家丫头借我一个使使。”“你看上谁了?”“她们四个,我个个都喜欢,不过,谁最识路,我就选谁。”“那就是秋菊了。”舒乐乐立马就抱住了秋菊,乐呵呵笑,“好啊!秋菊,跟了本公子吧,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,委屈不了你!”“墨公子你不会是想偷出京城,去追赶王爷吧?”秋菊任由她抱着,在她耳边低低的笑。艾玛这样也被猜到了?舒乐乐捂嘴大笑,“秋菊好丫头!冰雪聪明啊!本公子确实是去千里追夫,这个忙,你帮还是不帮?”“我听我们无双公子的!”“你你——我哪点比无双差了?你居然听她的不听我的!”无双勾唇,淡淡地笑,“乐乐啊,依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吧,山遥路远的,你受不了那个苦!”“不!我去定了!”舒乐乐非常坚决地点头,“无双,你如果还是我的好姐妹,便一定要帮我,小尘尘他现在蛊毒发作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出现了异样,我担心他,万一······”她说到这里,泪水涟涟,说不下去了。无双忙拥紧了她,安慰道,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不过,他的身边不是有青稞等人吗?万一出了事,他们会立即回京通知你的,绝对不会再出现上次的事情。”

舒乐乐终于发毛了,“小尘尘,人家都快发霉了,我要出去晒太阳!”“今天没太阳!”“那我晒月亮!”“月亮也没有。”“我们家总有灯笼吧?我晒灯笼!”“太浪费了!”“······”这确实不是那个宠她爱她的小尘尘了!连这个小小的心愿也不成全她!她还记得那晚在湖边,他亲手做了莲花灯许愿,他那时候是何等的体贴温柔,感动得她想哭。可现在,她也想哭,是被气哭的。“小尘尘,你不喜欢我了!不心疼我了!”那张小嘴,在宁逸尘面前瘪啊瘪,然后就肆意地咧开,扩大,终于哭了起来。宁逸尘正拿着一本书在看,被她这突然的哭声给吓了一跳,这嗓音,足以冲破苍穹啊!他无奈地瞪眼,解释,“乐乐,外面在下雨,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,点灯笼也早了点,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?”“我就无理取闹了,你想怎样?打我一顿,还是把我赶出家门啊?”舒乐乐心中的郁闷得不到宣泄,这会儿就跟他较上劲了,叉着腰,跪在榻上,巴掌大的一张小脸上,还挂着泪珠,那模样是要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。宁逸尘心中的某个地方只觉得被什么挠了一下,酸酸涩涩的,有些疼,有些不舍。“乐乐,那你想怎样?说出来我们商量一下。”“我想出去玩!”“外面在下雨,你的病又没痊愈,别胡闹!”“我的病已经好了,小君子也说过,我可以适当的运动一下,更有利于身体的康复。”“是吗?”宁逸尘忽然坏坏一笑,“他真是这么说的?”“他当然是这么说的!小尘尘,你不能质疑大夫的话!”“君少颜的话,我当然相信,所以,为了乐乐能早日康复,我们一起来运动一下!”说话之间,他已经放下书,慢慢往舒乐乐靠近,那双情意涌动的眼睛里,满是兴奋和期待。已经好几日没享受到福利了,他馋着呢!看他一步步走近,舒乐乐吓了一跳,眼前这只狼眼冒绿光,透着凶狠,若是被他扑中,恐怕渣都不会剩。脑海里,不知不觉就浮现出那晚的情形,她捂着胸口,立马就做出一副难受的模样,“小尘尘,你别过来,我,我又想吐了!”有了前车之鉴,她这模样果真就镇住了宁逸尘。不过,宁逸尘不退反进,一个闪身就奔了过去,紧张地问,“又不舒服了吗?需要叫小君子来看看吗?”艾玛这一招还真管用!试出小尘尘的真心来了!舒乐乐满心都是感动,扬起泪眼婆娑的眼眸,哽咽着道,“小尘尘,我想哭!”“傻丫头,你已经在哭了!”不能再发出比刚才更大的哭声了吧?意识到被捉弄的宁逸尘丝毫不觉得愤怒,反而伸出手臂将她拥在怀中,“乐乐,待天晴了,我带你出去玩!”“真的?”“当然是真的!”宁逸尘伸出洁白如玉的食指,在舒乐乐鼻尖刮过,宠溺地笑了笑。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没立场了,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被舒乐乐给感染,心疼她,爱怜她,生怕她受了一丁点的委屈。他想,自己是重新爱上了她吧。早春的雨,淅淅沥沥的,下起来就没完没了,舒乐乐是早也盼,晚也盼,终于盼到天晴了。可是,宁逸尘却忽然脱不开身了,皇上一道圣旨,命令他去蒙城查办一件案子,而且,还是暗中进行。他回来告诉舒乐乐时,也只是找了个托辞,只说是代皇上去体察民情,不久后便归。舒乐乐满心的不乐意,撅着小嘴,“我也要去!”

“我是去办正事,不能带家眷!”“那我以墨公子的身份去,我们现在不是已经义结金兰了吗?走在一起,很名正言顺的!”“胡闹!你大病初愈,万一再感染了风寒怎么办?在家好好休养,等我回来便是!”宁逸尘沉着脸,义正言辞地拒绝了。“你——你说话不算话!”舒乐乐摔门而去,跑出门找无双诉苦去了。青稞正好前来,见她怒气冲冲跑出去,微微一愣,心中正不明所以,宁逸尘的声音就冷冷在他耳边响起。“进来!”“是!”为了不做炮灰,青稞急忙跑了进去。宁逸尘紧蹙着眉,冷冷地瞟了他一眼,“人手都选派好了吗?”“都安排好了,不过,我们离京后,有些事情只得暂时搁下了。”“不!同时进行!我希望我们回来时,王家数罪并发,再也翻不起大浪!”“那属下再去布置一番,但王妃她,留在京城会不会有危险?”青稞眼神闪烁,大着胆子问了一句。“你以为她跟着我们就安全了?这里至少是天子脚下,有皇上和太后,还有舒宰相,没人敢明目张胆地对付她!至于那些暗处的障碍,找人拔了便是!”青稞应下,自去布置去了。晚上,舒乐乐紧闭房门,总不让宁逸尘进去,放出话来,准她一道去蒙城她就开门,否则免谈。宁逸尘伫立在门外,默默呆了一会儿,转身就去了书房,再也没出来。酸枣儿瞪着自家小姐,不住口地埋怨,“王爷他现在好不容易接受了你,你居然使小性子,你就不为王爷想想吗?他是出去替皇上办差,不是游山玩水,这带着你,路上多有不便啊,万一碰上个歹徒什么的,他还得分出心思来救你,小姐啊,你跟了去是累赘,你懂不懂啊?”“你——酸枣儿你敢教训我!”舒乐乐小脸微扬,满眼都是诧异。这还是她的丫头吗?怎么句句都为宁逸尘说话?酸枣儿白了她一眼,“小姐,我这不是教训你,是点醒你!王爷去书房了,这会儿说不准正在生气呢,你赶紧去哄哄他,别让王爷带着遗憾离开。”“不去!”让她去认错,她才没那个心情呢!明早再说吧!舒乐乐抱紧了被子,就是不挪窝。虽然她也很想宁逸尘,舍不得他离开,可宁逸尘不带她一道,她就是生气!说好了永远都不分开的,谁知道他这一走又是多久啊?下一次回来,他万一又不认自己了咋办?

尘王溺宠强娶俏王豪门订制 我的腹黑冤家

残王溺宠强娶俏王妃Bio+健康教室 春夏懒人早餐, 凯特王妃也爱

凯特王妃也是果昔的忠实粉丝

尘王强娶俏王妃“靖王妃”怎么看? 王凯新戏撩妹各种花式接吻

尘王溺爱强娶俏王妃26个最佳跑步地: 看王妃故乡 寻茜茜公主

这里是来自世界各国跑者推荐的26个最佳跑步地点,在欣赏的同时,你有要推荐的地方吗?

尘王弱宠强娶俏王妃凯特王妃领衔爆料女王趣事: 喜欢送小礼物

【专题】男强女强古言宠文第一波~~,

★风云妖夜:“他是我的,任何阻扰我和他在一起的人,即使颠覆大陆,双手染满鲜血,我也无悔。”本文男女主无误会,无互虐,感情不纠结,女强男强,倾世绝恋。

那女土匪,是好姑娘?

西玄国丞相家的大年夜蜜斯,壹出生母亲死了,

他行事不羁,视女色为无物,却把所有温柔与宠溺留与她,真可谓羡煞旁人!,

方嬷嬷进屋看见的就是柳云初流泪的一幕,唬得她赶紧将手中的汤药搁在桌上,将她搂入怀中询问一番。

“小小姐没事就好,真叫乳娘担心啊!”方嬷嬷一见柳云初并无碍,悬着的心也归于原位了。

这下,她可真就感觉到诡异了,自打四年前她嫁入了端王府,这柳府便改为了谷府,而她住的院子也被修咠整顿了一番,早就不是现在这番模样了。

尘王溺宠,强娶俏王妃_倾国俏王妃全文免费_奉旨三嫁赖上神秘王妃_渣王作妃

山崎あおい/強くなる人(予告映像)奉旨三嫁赖上神秘王妃。

山崎あおい 強くなる人(PROMOTION MOVIE)渣王作妃。

山崎あおい/強くなる人(Origami MV メイキング映像)。

强くなる人 live 中日字幕。

♪ 強くなる人 ユメノナカ/山崎あおい。

227 此刻的小尘尘好陌生,

他这反应,怎么如此强烈啊?舒乐乐默了半秒,看着他,“

也许是你们相处久了,神态和举止很像吧,这就跟夫妻之间一样,相处久了,便有夫妻相!”“夫妻相?”这个新鲜名词,宁逸尘又是第一次听到。许是为了掩饰他方才的失态,又许是为了安抚舒乐乐,他抱起舒乐乐,走到镜子前,“乐乐,那你仔细看看,我们现在有夫妻相了吗?”这个——好像没有吧?宁逸尘那么倾国倾城,她这枚小豆芽尽管已长成了大豆芽,还是不能与他媲美,她倒是越看越觉得他和皇上那张脸相似。但此时此刻不能实话实说的,舒乐乐只得顺着他的话道,“好像有一点点了吧,小尘尘,如果有一天我们十足像了,那我也就成为大美女了!”“乐乐本来就是大美女啊,只是还有点稚嫩,如果再成熟一点就好了!”某货刮着她的小鼻子,语言中又有些戏谑了。艾玛!嫌她稚嫩!舒乐乐唇角一撇,“小尘尘,有个千娇百媚的美人还在我们宁王府住着呢,你要不要现在去瞧一瞧?”那个柳盈盈,居然差点忘记了她的存在,必须得时不时的去看看她才是!今天,就是最好的机会。也不等宁逸尘说话,拉着他就往那小院跑。宁逸尘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不就是去秀一下恩爱,再捎带着折磨柳盈盈吗?遂脚步稳稳地跟了上去。到了小院,宁逸尘下令,“将她提出来吧!”侍卫忙应声去了,过了片刻,一个全身软趴趴的、散发着恶臭的女子被提了出来。乱糟糟的头发下,一张脏兮兮的小脸上,目光呆滞,已经完全看不出她往日的光彩。她盯着舒乐乐和宁逸尘看了半响,才从懵懂中清醒了过来。她倏然呲牙,如同笼中的困兽般,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叫。“舒乐乐,我要杀了你!”舒乐乐傲然挺立,蔑视一笑,“你现在有那本事吗?”呵呵,她现在别说想杀人,怕是连移动一下都不能吧!君少颜的那些药,可不是真的为她疗伤续骨的,就如同饮鸩止渴一般,在片刻的全身安好之后,便是筋骨寸寸断裂,比先还要惨上十倍。这也是为什么君少颜要她在王府中呆到第二日才离开的原因。到了第二日,她便是想离开也不能了!柳盈盈愤怒地瞪着舒乐乐,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,但苦于无力移动,只能是心有余力而力不足。“舒乐乐,你敢骗我,一定不得好死的!”“呵呵!现在不得好死的人好像是你哦,柳盈盈大美女!”舒乐乐勾唇一笑,牵着宁逸尘的手道,“柳美女,你不是一直想嫁给我家小尘尘吗?你看你现在这样,还配得上我家小尘尘吗?”宁逸尘蹙眉,“乐乐,你这话我不爱听!我恼了!”······恼了?柳盈盈一听,哈哈大笑,“王爷,你还是念着奴家的好是不是?奴家就算是到了阴曹地府,也会记着王爷往日对奴家的温柔的。”她的眼眸,却是望着舒乐乐,挑衅一笑,那神情,仿佛她还是往日里那个受尽宠//爱的柳侧妃,而宁逸尘,依然为她所控制,对她百依百顺。可是,紧接着她就再次受到打击。宁逸尘唇角一勾,眼眸如利剑一般划过她,冷冷地道,“乐乐,你以后别把我和她扯在一起,恶心!”“噗——”舒乐乐大笑,好一个恼了,好一个恶心!报复一个人,光是折磨她的身体自然是远远不够,若能摧毁她的心智,让她生无可恋,偏偏又求死不能,那才是最高的境界。柳盈盈从伤害想儿的那一刻起,便注定了是她永远的仇人,而后来的伤害宁逸尘,无异于雪上加霜!舒乐乐恨她,宁逸尘也恨她,所以便注定了柳盈盈以后的人生不可能善终。柳盈盈在听到宁逸尘那句话后,面色寸寸变白,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。她爱了一生的男人,她想尽一切办法想留在他的身边,结果,却落得个如此下场。她也恨啊!急火攻心的柳盈盈,终于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侍卫拿水泼醒了她,冷道,“王爷王妃没发话,你敢死过去?”“我······”柳盈盈眼神退缩了一下,一副很怕他的模样。由此可以推断出,她在这里没少被折磨吧。舒乐乐陡然就没了兴致,“小尘尘,我们走吧,真的很恶心呢!”“嗯!待它日抓住了罗翎君,让他们俩作伴吧!”宁逸尘淡淡一句,却不啻于晴天霹雳。柳盈盈刹那间面色突变,求道,“不!我不要和那魔鬼呆在一起!王爷,求求你了,你杀了他吧!一切都是他指使的,我也是被逼的!”“呃——”宁逸尘拉长了尾音,“你和他什么关系?你居然受他指使!”“王爷,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,只求你发发慈悲,千万不要把我和他关在一起!”“说!”依然是冷冷的,没有丝毫表情。柳盈盈流着泪,颤栗道,“罗翎君是我的师兄,不过,他的权利和本事极大,连我师父都得让他几分。师父曾经说过,要助他登上天兰国的皇位,所以,我们平日里都不敢得罪他。”“他要当皇上?”那欧阳珏怎么办啊?舒乐乐顿时就有了几分担心。宁逸尘却是一针见血的在问,“太子在里面充当了什么角色?”“太子啊,他非常听我师父的话,因为我师父是王贵妃的师兄,两人关系很近,师父这次回来,就是帮助王贵妃和太子的,有一次我悄悄听见师父在自言自语,说如果皇上不把皇位传给太子,就会······就会助太子成事!”“嗯,本王知道了。”淡淡一笑之后,宁逸尘牵着舒乐乐的手飘然离去。一个声音也远远飘来,“给她洗个澡,吃顿饱饭吧!”走远了,舒乐乐撇嘴,“小尘尘,你心软了!”“哪里是心软了?我们得让她时不时的感觉到有希望,这样她才能长命百岁!”“哇!小尘尘你好坏!居然想出这样的办法折磨她!”“哼!与本王作对者,就算是百死也不能辞其罪!”宁逸尘沉着嗓音,冷冷吐出...

邪王的嫡宠妖妃,

还有她下毒的本事,应该是天山毒尊调教出来的。难道她就是那老家伙的关门弟子?瞧这阵势,那里是迎回一个弃女,简直比王妃出行还要有派头。可父皇这时候召她回京是什么意思,偏偏这么巧,六哥也被父皇困在了京里,这里头到底在弄什么名堂!想不出答案的紫衣男子,望着马车消失的地方,突然一笑,“走,我们也跟去看看!”

紫衣男子伸手拉住马缰,稳住马车。转眸看向怀中少女,俊美无俦的脸上波澜不惊“你没事……”疑问词还没出口,男人只觉内息瞬间紊乱,是中毒的迹象。“哼,最毒妇人心!”漆黑的眸中流转着邪魅的光影,嘴角上挑,男人没有松手,反而更紧地握住少女纤细的腰肢,纵身一跃,带她跳下了车子。他救了她,她却给他下毒!难怪老嬷嬷们常说,长得漂亮的女人都阴损,不过,也有趣!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。”凌姿涵企图挣扎了下,可他将她扣得太紧,根本逃脱不掉。“放手,不然让你尝尝‘醉红颜’的滋味!”在城门口搂搂抱抱这算什么事儿?虽说凌姿涵这个现代魂不以为然,但现在是非常时期,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她,她也只能入乡随俗了。“嗬,本……人抱你是为了救你,你这女人怎么还恩将仇报!”年轻俊美的男人在她提到“醉红颜”时,漆黑的双眸闪过一抹几不可察的惊讶,但下一秒又掩饰过去。他行事恣意,没有放开凌姿涵,还顺道吃了把豆腐。手顺着她腰际划过,指尖戏弄着她腰间别着的那柄翡翠箫,漆黑的眸微微闪烁,嘴角的邪肆却不知其意。“是吗,那我要怎么报答我的——恩人。以身相许?”对古代女子来说极为重要的四个字,却被她随意的说出口,柔弱无骨的小手突然攀上他的脖颈。这次并没有预兆的香味,可男人像是被谁重重地在心窝上砸了一拳似的,疼的厉害。你,哇——”一口污血喷出,男人扶着心口,眼底却划过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凛冽

转脸的瞬间,两小兵的脸霎时变了颜色。只见御马铁蹄扬起,差点没砸在他脸上,好在马上之人及时的调转马儿,停住。

0我要投稿
标签: 倾国俏王妃全文免费 奉旨三嫁赖上神秘王妃 渣王作妃 
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尘王溺宠,强娶俏王妃最新评论
    猜你可能喜欢的